【羲麑】xī ní

Σ(|||▽||| )

一个很迷的真实案件

【一个yy粉因为全职高手电视剧要上吃了我的安利去补了全职原著和动漫然后成功被我忽悠去了乐乐粉然后去脱了yy的粉并且感慨说毁原著】什么神奇的操作???我做了什么???[窒息]


[全职]星星 (粮食向)

『第一次发文格式凑活吧』
『天团100fo贺文 @冰镇天团
『大概就是微草三代队长的杂事』
『文笔渣没有逻辑』

  第一赛季的时候,为了推动联盟,荣耀跟不要命似起开了不少活动推波助澜吸引人参加,不过,现在能记得都已经寥寥无几了。很多当时的奖励都成了绝版,可没有人再关心这些了,因为人们总是在追求更远的日子。

  林杰对他褒贬不一的评价一笑置之,但他确实很怀念那段日子。

  他记忆最深的是一个生题和星星相关的活动。官方给了一张挂满星星的地图,只要击落星星就可以获得些经验或者生成小怪让你进行去杀。杀死后会掉了一些不名属性的星星素材,在装备编辑器进行简单的编辑就能成为一些带有可以忽略不计的属性的装饰品,或考在装备武器上烙一个星形花纹。这个活动引来了不少女性玩家,而林杰纯粹是得打误撞进来的,可是他很快就喜欢上了这张地图,而且迷上了用装备编辑器折腾这个那个的,就凭林杰的身手在这个活动里赚的材料一点都不少,他放了一小批星星的材料在中草堂的色库里,然后执著于在地图里闲逛。直到某一天,不知道哪个术土放了一个群攻技能击落不少星星林杰刚想去捡捡小怪的漏,结果一个魔道学者从他视角上方速降,掀起的斗篷一下遮住了林杰的视野,快速回身精准的操作用寒冰粉停下了林杰的操作,然后俯冲去击杀小怪,只可惜身后突然飞来一个熔岩烧瓶击并了一只小怪。对面的魔通学者发出一条消息:明明就差一点点的。林杰笑了,从地面上的角夜看去“王不留行的大巫师帽正在风里轻轻摇着帽尖,林杰笑眯眯地敲打键盘,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的。”

  林杰加上了那个人的好友,将击杀所得的星星做了个帽尖挂坠,送给对面还没有挂工会的帐号:有没有兴趣加入中草堂,成为微草的一份子?”他这话说得巧妙,他看见对面的人换上了帽尖上的挂缀,林杰想:他总算是同意了。大概,就是这样,王杰希这个“天才少年“就去了微算,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王杰希为什么会去微草,可王杰希后来想可能就是因为帽尖上的那颗星星吧,

  安顿好这里,林杰循着方向去找到那个术土:“魏队啊,对不住了。"魏琛倒也不奇怪,悠哉地靠着树,仰望上空的魔道学者:“怎么有空来网游了?’林杰被这口气逗笑“我不能来呀,你不是也在吗?”魏琛倒大骂“你认出来了还抢我怪!”林杰翻出一把挂了一圈金光闪闪的星星的法杖送给魏深,城恳地说:“”送你这个吧,好歹是件橙武。”魏琛气得直跳脚,却还是收下了。可林杰万万没想到,魏琛刚退使那会儿,找不到合适的武器,还真用过这法杖,还没脸没皮地对轮回的工会人员说:“这是轮回金啊”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后来,那个人终是入了队,林杰亲自帮他插卡登陆,然后跟队员说:”这是我们的新队员——王杰希“林杰看着王不留行发呆,余光瞥到王杰希的屏幕,帽尖上的星石在荣耀的阳光下亮得夺目。他注意到队员己经开始热的流汗,就把中央空调的风调了调,打开了吱呀响的风扇。然后给王杰希递去一瓶冰苏打水,对们练习室里的所有人说:“我们这个夏天的条件还很艰苦,但我希望队员们可以尽全力拼一把,我相信微草可以走得更远。”

  他说这句话时,面对所有人,却在最后一句话时,看向了王杰希。

  等到王杰希要接过“王不留行”的那一天,林杰当着他的面把原本的肩甲拆卸下来,将王杰希惯用的那一副放了上去。他转动着那副拆下来的肩甲,把内侧的星形烙印给王杰希看:“还记得那个活动吗?“王杰希说:“当然记得,只是没想到前辈用在了这个地方。”林杰笑看感叹:“我把它印在这儿,是为了让我知道我的责任,如今总算是卸了下来。而你,也该是现自己的锋芒了。”林杰最后没有拔出账号卡,关了电扇和空调,催王杰希过会赶紧去食堂,离开了训练室。

  于是,“灭绝星辰”,大杀四方。

  
      王杰希向所有人展示了他应有的锋芒。

      但在一次团战中,选用的是一张光影斑驳的地图。突其来的光芒照在帽尖的挂坠反生强烈的反射,暴露了“王不留行“所在的位置。哪怕王杰希反应迅速的救场,但节麦还是被打乱了。赛后,王杰希一  言不发地拆下了他的挂坠  从此  “魔术师打法被封印,无论在多亮的地图里都不会再有那样肆意反射的光了。

    
       等到王杰希要像林杰一样,给新人挑选帐号卡了。他看着拘谨的高英杰,笑着在旁边一沓帐号卡里翻翻找找,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装备。真在他翻的一张帐号卡,里面一水的“星星”。  王杰希细看了属性,没什么大问题,就开始一个一个地往“木恩”身上挂。他想:花哨点好,  等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高英杰就不知所措地站着,像个罚站的孩子。王杰希沉思了一会,在“木恩”的眼角处贴了个星星。推门而人的经理正好看到这幕,他已经人到中年,还有个和小高差不多大的儿子。他觉得这样的“木恩”很好,  精致华丽的像个小王子。他盯了着那个星星许久,心里暗自自想:希望这孩子以后不要轻易地哭,那可都是星河啊。微草的经理又不知道在纠结什么了。

      当天晚上,王杰希满脑子都是当时那张久远的活动地图,他给技术人员会了是消息:我希望我们可以做一张练习地图……
  
       等练习地图一被拿来使用,王态希就开始关注高英杰的情况。在星空的背景下,“木恩“本无色彩的眼里盛满了星光,不似锋芒,却亲和地会人不同主想要靠近。
       哪怕王杰希已经在酬备这些了,可他从未停下他追逐夏天的步伐。
       第五赛季总决赛上,主持人高声也的欢呼:“这个夏天,让我们为微草狂欢!”
        哪怕第微草六赛季未能卫冕,记者的风向几乎都是微草否能够走得更远云云,但站在第一位的“王不留行”也没有后退一个身位格。
         第七赛季, 微草第二个获得冠军的夏天,王杰希是本赛季的MP选手。微草官博发言说“他们会胜续带领微草前进下去,请大家期待下一个夏天!”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带着微草不断前进,直到那一届全明星。他赢了了王不留行,他打败了王杰希!莫名地,他开始有些不安。赛后,王杰希找到高英杰,告诉他:
   “你要担负起微草的未来”
   “你要带着微草走向更远的夏天”
   “我答应过前辈的,  我向他们承诺过的”,
   “所以请你稍微勉强一下自己,给我一个承诺好吗!?”“
     “好。”

  果不其然,等到高英杰被所有人称叫了一声“高队”后,他开始守住这个承诺。
大概是这个少年天生亲和力比较强,他并没有经历大多的兵荒马乱就坐稳了队长这个名头。然而,每个微草队员都在悄悄改变着,这只队伍也是。
        没有人再去不断提起那个被过度像赖的名字,对于写在报名表那一栏的新名字,他们选择的,是相信。  微草不再把得分点完全放在个人赛与擂台赛上,他们的团队赛的配台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强。而那个懦弱的少年,也在逐渐改变,
        在季后赛半决赛的前夜,以员看见高英杰还在折腾装备编辑器,就好奇地问:“高队,明天比赛了,还不休息吗?”高英杰只是说折腾一下以前“木恩”的装饰品罢了。
       而第三天半决赛,选手和帐号卡登场时,观及们吃惊地发现注不留行眼角多了一个与木恩无异的星星。这可能是高英杰人生上的第一次重要的决定。而当个人赛首发公布,现场都是此起彼伏地惊叫:高走杰个人赛首发上场!!!要知道,这可是的有人都不曾预料过的。这是高英杰昨晚的第二个决定。
      载入角色,进入地图,等待,倒数,战斗开始——
  
      这个地图一片漆黑,处在上帝视角的观众都在等待谁先打出技能照亮地图。突然间,“王不留行“一个俯冲,熔岩烧瓶完美无缺地砸向了茫然的对手,接着一系制技能从天而降,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真至对面血线消耗殆尽。

  宣布胜利,王不留行才抬起头来:帽檐下眼角的星星闪闪发亮。而睡孔则变成了蓝色的。“夜视!  星星印记有一定几率可以触发生王不留行一只眼的夜视效果,太不可思议了!”另一名解说则在收尾赛事;,“这一分为微草开了一个好头,微草离总冠军又进了一点,他们或许在这个夏天,能够走得更远一些。”

      车前子在观众席上和粉丝一起声新力竭也喊着,  摇动着微草的旗识。这时,他正对上高英杰拔卡抬头的眼睛,不是王不留行蓝色的瞳孔,也不同于他以往比赛时的不安或愧疚。反而像是流星掠过夜空,锐利的眼神,柔和的孤度,亮过夏夜里的满天繁星。

      突然他就开始伤春悲秋了,他已经习惯了,  从林杰队长开始,每年的夏天都有人离去或加入,还有方神,杰希大神,他们现在人都不在微草了。车前子忘不一中草堂仓库里被上锁的几样材料:星星素材,一副肩甲和一个帽尖挂坠。它们尘封在那儿,  却可能等不到下一个使用者了。
       耳畔又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刘小别上场了。车前子这才回神摇旗呐喊,他想通了,林杰、方士谦,  王杰希。他们不是离开了  他们只是提早出发,去了更远的未来,或者在夏日冰箱的拐角处等着他们。他看向席位上坐在首位的高英杰,和后面的肖云第人,有口型对着那儿边说:
   
    “要加油。”
   “ 一起去啊,更远的夏天。”